哈莉波特小姐 191 章

“我拒绝。”卢修斯飞快地说,“看来你是不明白何谓家主和仆人的关系——你必须听我的吩咐,游戏才能进行下去。”

“我以为那些等着听你吩咐的女人已经够多了,马尔福先生。”哈莉侧着脸说,她从他身上起来,退后一步,观察着这具壮年男子的身体。他的上半身非常漂亮,皮肤白皙而充满力量的线条,他并不为自己上身的赤/裸而有任何不适的表情——表现得好像他非常习惯于这样出现在女性面前。他斜倚在那里,衬衣凌乱地散开,表情非常危险、性感。她似乎明白那些女性为什么那么迷恋他了——因为仅从外表来看,他确实非常迷人。

但他们的正式的第一会面没那么美好。他们没相聚在舞会里,也没偶遇在花园中。他们曾有过非常可怕的对峙,他曾在她面前有过十分丑陋的一面——当他被多比击倒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现在这么有魅力,反而显得愚蠢而无力——谁想得到呢?马尔福庄园的家主,竟连家养小精灵的轻轻一击都接不住,还狼狈不堪地摔了出去。还有他在邓布利多面前那气愤而无能为力的样子,在儿子面前装作强大的样子,都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很可能只是个虚有其表的男人。

他刚才的剖白也许是在炫耀,也许是在告诉她别对他掉以轻心,但那正说明了唯有在那些同样没有内涵的女人面前,才能显示出他的上帝一般的全能权威——他多么擅长蛊惑女人啊!但这恰恰暴露了他虚弱的内心。经验丰富又怎么样?他毫无诚意可言——除了外表以外,他根本就没有能吸引她的地方。

“我坚持我的家主身份,哈莉·波特小姐。”他说,无意去拢好自己的衣服。当女孩火花星散的目光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描摹时,他享受着这种炽热的侍奉,他喜欢这种被目光爱抚的感觉,尤其被像哈莉·波特这种女孩吞噬的满足感——但不是反过来,他不喜欢自己不受控制的感觉。“我们的游戏规则是我来掌控一切——身为女仆,你现在该做的是去整理这里的书籍,并把它们清理干净。”他决不能让她占据主动——赤脚踩在他的胸脯上?这女孩看穿了什么?他对她的提议跃跃欲试,也许下次他该找个女孩试一试?只是这个女孩决不能是哈莉·波特。他还不想输。

“你为什么那么在乎游戏规则,马尔福先生?你怕输吗?”哈莉·波特嗤嗤地笑着,好像在嘲笑他虚弱的坚持,“如果要追逐快乐的话,那么游戏规则可以随时更改,而且我们应该怎么快乐怎么来才对。”她露出一个甜笑,“当然,如果你坚持掌控的话,我可以把这个还给你。”她把手杖递还给他,但卢修斯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没有接,她就把它搁在了他的胸膛上,蛇头朝下,朝向一个微妙的位置。

卢修斯感到她变得自在了,从第一个晚上的紧张变成现在的毫不在乎。她不在乎游戏的输赢了还是她觉得她自己会赢?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人非常不高兴。“也许我该提醒你,我们立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游戏规则是我定下的,如果你违反了这个,最后也会判定你输——我猜你并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延续下去。”

“——谁知道呢,马尔福先生?”她俏皮地一笑,“毕竟您是这样迷人。”

卢修斯还要说些什么,哈莉的腿已经稍微抬起了一点。她一条腿站在地上,一只手扶着身后的书架,另一条腿微微抬起,让拖鞋慢慢滑下她的脚。她的脚非常漂亮,白皙润泽而毫无瑕疵,足弓处的曲线非常漂亮,好像一处绯红的、夕阳下的山丘,五个脚趾灵巧可爱,泛着晚霞一样的粉色,并且有着晶莹的光泽。他知道这不是魔法的效果,这就是哈莉·波特自己的脚。因为足弓附近还有颗小小的、红色的痣。假如她要用魔法的话,肯定会把这颗痣消去的,和其他追求完美的女人一样。

这些天哈莉·波特都没有用魔法改善她的外表,如果不是他确信并没有对她表露自己的偏好,他可能会以为她这是在投他所好——他不能不承认,他对那些喜欢涂脂抹粉的女人倒尽了胃口。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仅仅是那些上了年纪想要掩盖皱纹的女人,还是年轻的女孩,她们总喜欢用外在的东西增加魅力——是这些让他在面对女性们时感到疲惫了吗?他不由得思索起这个问题,同时忘记了自己原本要说些什么去威胁不听话的哈莉·波特,他屏住呼吸看着那五根粉嫩的脚趾又爬上了他的脚,再一次拨开了他的拖鞋,在他的脚上爬动。

“——能把魔法袍解开吗,马尔福先生?”她说,目光并不看向他,只是看着自己那只移动的脚,“我想看到我的脚在您腿上的样子。”

听听,这是女仆该说的话吗?女仆该这么毫无顾忌地吩咐主人该做什么吗?他沉默地掀起了他的魔法袍,露出他的腿。然后那只脚像一只灵活的小松鼠,顺着他的腿爬了上去,在他的膝盖处停了一会儿,又爬上他强壮的大腿,他有点好奇她会不会途径某个特别的地方呢,于是看了她一眼——他看到她也非常快地看了他一眼,脸上忽然浮起了红晕——“奥,奥。”她呼呼喘气,他看到她扶着书架的手握紧了,关节泛白,他知道她在挣扎。

如他所判断的,她还是只雏鸟。她怎么能懂得大人世界的全部?如果她恳求他,在这里抱住他的大腿苦苦哀求,用柔软的身体蹭他,极力想激起他的兴趣的话,他倒是会不吝传授出他的经验,带领她攀登——攀登知识的高峰。

但不要现在这样。他不喜欢这样。绝对不喜欢。

她咬住了嘴唇,被咬住的地方颜色变深了,她仿佛下定了决心,越过了那血液正迅速集中的地方,来到他柔软的腹部,然后她的脚轻轻滑动,五根脚趾夹住了那根手杖,把它甩到了地毯上。这一刻,某种权威性的东西仿佛离他而去,而那只脚却留在了他的胸膛,带来深度的耻感——她在支配他,在羞辱他,但他非常不慎让一声呻/吟溜出了他的嘴唇,这让他更觉从未有过的羞愧,但也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哈莉·波特会得意吧?他抬起眼皮悄悄观察,却看到哈莉·波特正悄悄地按压下她的喘息。她的喉头那里波动着,他几乎能听到她兴奋的呜咽——很显然,哈莉·波特也很享受,她聚精会神地盯着她雪白透着粉红的脚在他强健的胸肌上滑动的样子,体会那别样的触感,她的眼神如此微妙,她死死咬住嘴唇的样子就像无言的火焰的絮语,悄悄地渗进了他的血脉。

然后,那女孩忽然把她的脚放下来了,你在做什么?他心里这样吼道,为什么不继续呢?但哈莉·波特迫不及待地俯下了她的身体,尽可能把她自己紧贴着他的身体。

“——你热得要命,马尔福先生。”她喃喃地对着他的耳朵说,“你快要把我点着了。”

他知道。不需要该死的哈莉·波特的提醒。

“你——”他想告诉她,她也一样,她的体温透过她的魔法袍子传到了她身上,但一根手指又放到他的嘴唇上,阻止了他的话。

“嘘——别发出声音,马尔福先生。”她说,她吩咐,她要求,“把手放进我的头发好吗?我喜欢你的手指。”他照做了,她的发丝就像之前他想象的那样垂下在他的脸侧。然后她抬起上半身,跨坐在他身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卢修斯发现那是一颗大樱桃,她用两根手指夹着它,放到了卢修斯面前。

“对不起,马尔福先生,西里斯的家里没有草莓,只有这个。”她又微笑,语气就像呻/吟一样,在她的胸腔里震动,“刚才在花园里你看过我吃草莓了——现在你想吃樱桃吗,先生?”

她把樱桃放在嘴边,轻轻舔了一口。然后含着它吮/吸,让它慢慢地从她的嘴唇上滑过,又慢慢地滑进她的嘴里,偶尔又用粉色的小舌头裹住它,如同裹住男人的——她的动作非常慢,好让卢修斯看得更清楚,她的两只脚都放在了卢修斯的脚上,卢修斯的手则放到了她的背部,他灰色的眼睛牢牢地盯着她的嘴,好像他也想尝尝樱桃是不是真的像她展现出来的那么好吃——哈莉低下了头,凑得非常近,几乎要吻上他了——只是几乎。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卢修斯抓住她的腰问,把她往前移了一点并向下挤压,哈莉感受到了男人的觉醒,她深深地喘息着,耳边又传来他的低语:“男人是经不起挑/逗的生物。假如你只是为了想让我吻你,这样做也有些过了——我来告诉你一个更好的方法——你为何不来请求我呢?快,哈莉·波特,快求我吻你,求我抚慰你,向我奉献你这颗鲜红的果子,只要你哀求我,我就满足你——我将尽我的全力,满足你的全部需要——只要你开口……”

“我就不。”哈莉·波特忽然说。卢修斯停止了他的颤抖,他移开脸,疑惑地看着她,她是那么鲜嫩可口,脸上的表情显示出她的沉迷绝不下于他——别停下,别——他听到自己脑内的哀求,奥,不不不,我绝没有——我绝不能倒过来向她哀求,他劝告自己,但他的脸已经超出他的意志,他按下她的脑袋,他想攫取那颗已经破了皮的樱桃,他想试试那嘴唇是不是真有看起来的那么有甜美——

哈莉·波特按住了他的脑袋。她斜过脸,把那颗樱桃顶入了他的嘴唇,樱桃如想象中一般甜美,她的嘴唇刷过了他的,但只有一秒钟,她就退了回去。她快速地从他身上起来,后退了好几步。他仍在颤抖,像是高/潮过后的余韵——然而根本没有高/潮。

“暑期结束了,马尔福先生,”她对他点着头,“我知道您将要在马尔福庄园里举行多场聚会,因此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陪我了。”她低下头穿上鞋子,卢修斯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我期待下次的会面。”她低声说,“我希望和您还能有些特殊的联系,先生。现在再见了。”她很恭敬地走了出去,带上了门,丝毫不拖泥带水。

但他感觉他好像死了。